中日传统文化联系之石碑

 

自飞鸟时代起,传自中国的石碑就开始在日本生根流传。俯瞰日本大地,各种类型的石碑星罗密布,且几乎都刻有汉字。
 

中国的碑文化

 

综合各种文献记载,碑的雏形大概成形于春秋战国时期。现存最早的石碑雏形“碣”——一种鼓形石碑,出土于唐朝初期的陕西凤翔府的陈仓山(今陕西省宝鸡市石鼓山),是战国时期的文物。这10块一组,高约90CM,直径约60CM的鼓形石碑,每块都刻有一首四言诗,刻文使用的是秦代盛行的大篆,记载了秦王游猎的盛况,因此又被称为“猎碣”。现存于故宫博物院的石鼓馆内。到了汉代,立碑之风开始兴起,出现了最早的墓碑。而到唐代,石碑文化达到了最高峰。

 

中日传统文化联系之石碑

珍藏于故宫博物院石鼓馆(宁寿宫)内的陈仓石鼓

 

古人热衷树碑立传的根据源于《左传·襄公二十四年》:“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三不朽。”这三位一体的价值观是“碑文化”的理论根据。

 

中日传统文化联系之石碑

珍藏于碑林博物馆第一展室内的唐《开成石经》

 

西安碑林博物馆是收藏中国古代碑石时间最早,收藏名碑最多的碑文化宝库。其源头可以追溯至745年根据唐玄宗李隆基手书刻成的《石台孝经》与837年完工的中国历史上第三部大型石刻经书《开成石经》。1087年,这些名碑被北宋名臣吕大忠汇集于一处,清代命名为“碑林”。现如今,西安碑林博物馆内收藏有汉代至清代的石碑三千有余。

 

日本的碑文化

 

日本的石碑兴起于飞鸟时代(592~710年)。这期间日本文化的最大特征是接受移民“外脑”的成功。使用汉字、借鉴中国的制度、引进中国的先进技术……这也成为日本快速发展的捷径。石碑自然也成为了这一特殊历史阶段的见证。如群马县高崎市就建有同时代的“上野三碑”,即山上碑、多胡碑与金井泽碑。这三座石碑是日本现存18座古碑中最古老的组群,被指定为国家特别史迹,并于2017年成功申遗,成为联合国世界记忆遗产之一。

 

中日传统文化联系之石碑

从左自右分别为山上碑(681年)、多胡碑(711年)及金井泽碑(726年)

 

江户时代以来,立碑风尚更加兴盛。以纪念治水神大禹的石碑为例。据日本治水神禹王研究会的考察结果,截至2022年3月,分布在日本境内的各种禹迹已达168处,其中石碑类约占7成。

 

中日传统文化联系之石碑

《开成石经》中《尚书・大禹谟》的拓本,最右边一行中的“地平天成”被认为是日本“平成”年号的出典之一

 

大禹也是《开成石经》中《尚书・大禹谟》的主人公。他引领人们治水耕田,打造了地平天成的太平盛世。因此也被视为能够带给人们幸福生活的贤圣帝王。“平成”这一年号也出典于此。

 

岚山新碑

 

中国首任总理周恩来(1898~1976年),曾于青年时代(1917年秋至1919年春)赴日本留学。时值辛亥革命(1911年)及五四运动(1919年)之间,是中国近代史上空前动荡的时期。归国前,周恩来曾探访京都,游览了樱花盛开的岚山,并有感而发,于4月5日作诗《雨中岚山》《雨后岚山》二首。

 

中日传统文化联系之石碑

1979年在京都岚山的龟山公园内建成的《雨中岚山》诗碑

 

1979年,为纪念1978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缔结,日本友好团体于京都岚山的龟山公园建立起了《雨中岚山》诗碑。今年正值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依然选在周恩来作此二首岚山咏志诗的4月5日,两国友人聚集于岚山大悲阁千光寺的樱花树下,为《雨后岚山》诗碑举行揭幕仪式。

 

周恩来的侄女周秉德、周秉宜女士与福田康夫前首相都为仪式发来贺词。周秉德女士表示:“1974年12月5日,病重的伯父还在记挂日本的樱花。他曾说过‘从日本回国已经55年了,难以忘怀1919年樱花盛开的景象。’我想,那也是他主张中日世代和平友好的动力。《雨后岚山》诗碑的建成不仅是两国人民维护和平的见证,亦是深化和平发展事业的见证。希望中日两国的和平友好事业继往开来。”

 

中日传统文化联系之石碑

诗碑落成仪式上,笔者向来宾介绍《雨后岚山》的创作背景

 

周秉宜女士则在贺词中这样写道:“我们家祖籍淮河流域,伯父自幼目睹乡民们遭受水灾的苦难,深知他的外祖父万青选家族四代致力于治水事业的意义。得知伯父的《雨后岚山》诗碑建立在与日本大禹、角仓了以有关的寺院,我甚感欣慰。中日古往今来的禹魂得以在此交流,共同期冀和平盛世。

 

福田前首相则表达了自己父亲,日本前首相福田赳夫对周恩来的崇敬之情:“周恩来对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实现做出了极大贡献,我的父亲福田赳夫十分崇敬他,称他是最了解日本的人。1978年,他代表日本政府与中国签订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这也是周总理留下的和平遗产。”福田前首相还表示,目前两国关系处于困难时期,希望能再次架起一座和平友好之桥。

 

中日传统文化联系之石碑

中日嘉宾汇聚于角仓了以的旧宅“花之家”

 

仪式结束后,来宾们相聚于与岚山大悲阁千光寺渊源颇深的花之家。这里是江户时期的豪商、被称为“日本大禹”的角仓了以(1554~1614年)的宅邸。花之家的主体建筑“关雎楼”取自诗经的首篇《关雎》。由于独特的建筑形式也被称为“御殿之堂”,并入选了当代“华彩京都之建筑与庭院”名单。这里还收藏有狩野派画家的真迹,雪见灯笼等珍贵文物,足以引人陶醉于往昔风情。

 

中日传统文化联系之石碑

关雎楼。据传该名称由江户初期的日本大儒林罗山所起

 

忆起百年前的此时,周恩来也曾探访这方土地,跨越国境,求索“大同”。回国后的周恩来没有机会再度领略日本的风光,却在病中依然难以忘怀樱花的绚丽。因为他认定:“日本有非常美丽的文化”。

 

我想,建在樱花树下的《雨后岚山》纪念诗碑大概会令他得以慰藉。因为岚山大悲阁千光寺,这一他到访过并因此作诗抒怀的寺院将守护着诗碑。周恩来留学日本所带来的和平遗产不只是促成中日邦交正常化的一份动力,也必将成为凝聚中日世代和平友好的坚实基础。

 

中日传统文化联系之石碑

王敏:旅日学者,在日本工作生活38年。现任日本东京法政大学名誉教授、日本亚洲共同体文化合作机构顾问、中国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等。历任日本的首相恳谈会(推进国际文化外交)委员、内阁推进国际文化交流委员会委员等

 

(作者注:谨以此文纪念为弘扬周恩来精神而创办的北京大鸾翔宇基金会成立五周年)

 

编辑:陈蕴青

 

PAGE TOP